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728章 不容易啊(二合一)(2/2)
大道纪有声小说,在线收听!
人’,你也,不曾懂‘天’!”

  神庭之中,无数道道纹锁链的捆缚之中,熊熊意志火焰炙烤下的天妖意志发出宏大如天音般的敕令:

  “吾以天名,颁下敕令!”

  浩荡天音垂流皇极,横扫虚空无涯,似无所不在,似无所不达。

  东洲,四海,皇极乃至于星海之中的诸多势力,无数生命星辰,绝地险地,废墟恶地,全都有着天音轰鸣。

  其传音天地,如人念动指动,其快难言,更近乎不可阻挡。

  这一瞬,宇宙都似被惊动了。

  这不是寻常的言语,而是‘天’之敕令!

  “‘天’之敕令......”

  铜棺之中半坐的永生门主,横掠虚空的阳神,血神,因窥视而被震破双目的光王,星海雷劫之外窥视的禹都等人,全都是心头一震。

  这是,亘古未有之事!

  宇宙无数星辰,但凡有生灵者,皆是茫然抬头,越是强大者越是难感知到这一道天音的伟岸。

  弱小者则茫然四顾,不知心中颤栗何在。

  但无论强弱,无论种族,无论身在何处.......宇宙万族,万灵的所有注意力,全都被这一道天音所夺走!

  “这是何等的威势.......元阳王竟在与这般存在为敌?!”

  这一刻,连龙傲天在内的几大封王心头都有着发毛,只觉从头凉到脚。

  本以为元阳王已是世间绝顶,隔断了至尊之路,却哪里想到那头自号‘天妖’者,竟真是天所化生!

  这样的伟岸力量,念动传递宇宙,纵古今皇尊重生,也根本不能办到!

  “岁月若世界之锚点,你不是真正的天,撼动岁月长河,你付出的代价不会小......”

  狂暴的水声之中,安奇生的意志之火摇曳,似并无惊慌:

  “你也根本无法真正的调动岁月长河!”

  轰!

  安奇生念动之间,太极神庭,连同其下的三十六重天阙都陡然颤动起来。

  继而迸发出无尽绚烂的神光,充斥天地的同时,也隔绝了绝大多数人对于外界的感知。

  同样,也隔断了天音的轰鸣。

  “外魔!吾或无法于人的高度诛灭于你,那,便寻来于你同样高度的‘人’前来诛灭于你!”

  意志火焰之中天妖狂舞而啸,引动虚无之中水声越发翻滚浩荡,似不止是传荡大千宇宙,

  更响彻在古今岁月,一处处有着天骄,至尊诞生的岁月之中:

  “破此重天,神庭者,可得长生,可得‘道’!”

  轰!

  天妖意志一颤,似付出了难以想象的巨大代价一般,在意志之火的燃烧之中突然跌落低谷,摇摇欲灭。

  而外界,

  天摇地动,大千沸腾!

  岁月长河的气息在皇极天地之外,宇宙每一寸虚空传荡。

  这一瞬间,诸多王侯级高手全都生出无比惊愕的错觉,只觉天地宇宙都成为了岁月长河之中的一滴水!

  而这一道宏大的天之敕令,根本不是对他们所言,而是跳出了这一滴水,传递在他们无法看到,无法感知到的。

  其他水滴之中!

  这一瞬间,天地间,所有生灵全都失声,感觉到了天地的伟岸与无敌。

  而更让所有人惊悚,失神的,是这一道敕令的内容。

  元阳王,到底强横到什么地步?

  能让天都下敕令来杀?!

  这注定是一个绝大多数人都得不到答案的问题。

  “敕令,要杀元阳?”

  永生门主有着强烈的悸动,但在即将坐起的刹那,他还是松开了手掌,跌坐在铜棺之中:

  “天化之妖尚且无法杀之,我已不再绝巅,如何杀之......”

  长生,

  得‘道’。

  这是古今无数修行者所追寻的东西,可.......

  永生门主凝望许久,突然唤来了棺材盖,彻底封闭了铜棺,锁死五感,直接陷入最深层次的假死。

  他有着担忧,害怕已快要频临大限的自己,会忍受不住这敕令的诱惑......

  “长生啊!”

  星海之中,阳神,血神,禹都,光王等等封王强者都有着怦然心动。

  但看着那滚滚雷海之中迸发无尽璀璨神光的神庭,心头又似被一盆冷水浇下,熄灭了野望。

  天尚杀不死,自己等人,又能如何?

  “岁月长河,天之敕令,这难道会是........”

  风形烈聆听水声,某一刻瞳孔突然一缩,心头泛起一个惊人的念头来:‘是了,能与元阳匹敌者,当世或许已没有,能接此敕令者.......’

  “难道会是......”

  楚梦瑶,帝弥陀等人心思都极为灵动,彼此远远对望一眼,皆是看向那虚无之中,隐隐可感知其气息,却无法看到的。

  伟岸长河。

  ......

  “敕令,长生吗......”

  这是一座冰冷的大殿,内外空空荡荡,数以十万,百万里之内都没有任何其他生机存在。

  “师尊?”

  正自跪地的青年听到叹息之声,不由抬头,看向阴影垂流之下,宝座之上看不清容貌的老者:

  “您,您说什么?”

  “我听到了天谕敕令,未来的呼唤,看到了一尊无敌存在的邀战......”

  古老而苍凉的话语吐出,阴影之中,老者突然笑了,意义难明:

  “有趣,有趣啊.......”

  咔嚓~

  似有雷霆划破星海,照亮太空,惊鸿一瞥之下,可见那宫殿之上有着一道虽有些斑驳,却仍如龙蛇合流般的字迹:

  魔天并斩天剑之墓!

  ......

  “善哉,善哉。”

  青灯古庙,人间罕至,一老僧自沉睡之中醒来,拨弄了几下手指头,摇头低语:

  “得‘到,得‘道’,你虽为天,又怎么懂得‘道’呢?”

  老僧低语一句,却还是踏步走出了寺庙。

  他的面前,是无边瀚海,黄沙之中,有着无数僧人虔诚叩首,诵念经文,更远处,一轮大日缓缓落下。

  “无量佛尊!”

  宏大的佛号传荡之中。

  老僧双手合十,眼角有泪流淌,无悲却有喜:“老僧,要走了。”

  “佛尊!”

  有弟子叩首后抬头,含泪看向老僧:“敢问佛尊,要去何地?几时归来?”

  “老僧此去不知时,诸位善男女不必缅怀,或终有再见之时!”

  老僧面朝夕阳,干瘦的脸上有着宝相庄严:

  “未来世,吾当降生!”

  ......

  “吼~~~”

  冰冷的星空之中,有着龙吟嘶鸣。

  那是一头无尽神圣的天龙,其身躯蜿蜒不知多长,龙须甩动,已可截断星河,气息狂暴,似能压塌星海。

  而此时,一老者立于其龙首之上,任由天龙怒啸翻滚,仍旧巍峨不动。

  “万法!你为何镇压于我?!”

  天龙怒吼悲鸣,却已知不可避免今日之厄难。

  “孽障!你吞星繁多,又来问我为何?”

  老者摇头。

  “哈哈哈!吞星繁多?!是吞人繁多吧!万法!天下凶残,莫过于人!我食人可有人族食龙更多?!”

  天龙不甘嘶鸣,狂怒已极:

  “圈养他族以供口舌之欲者,古今唯人而已,这是天下至恶至毒!你庇护天下至恶,算什么天地至尊?!”

  “你我争论多次,再言却无意义。”

  老者闻言不怒,却还是叹了口气,催龙破空:“天既变了,那便去未来看上一看......

  那位至尊们所预见的无上者,竟真个存在着......”

  ......

  吼~~~

  龙吟震裂,万龙匍匐拱卫,无比的恭敬与敬畏:

  “我等拜见,龙祖!”

  龙祖?!

  听着震动海天的龙吟之声。

  极遥远处,一条条隐匿在荒山,水潭,泥泞之中的草鱼,蚯蚓,蛇虫都抬头,闪过无比的憎恶之情。

  他们,才是龙!

  那些奇形怪状的,猪,虾,蛇,马,龟,怎么算是龙!

  他们震怒,可却不敢发声,甚至不敢现出龙身。

  因为穹顶之上,一条神圣威严至极的银龙。

  那银龙神光比日更煊赫,其身躯神圣且宏大,好似架天之桥,撑天之柱。

  于无数龙吟声中,他长嘶于空,传荡天下,宏大且温润:

  “孩儿们,起身吧!”

  天上地下,万千龙种,闻声皆震,或言父,或言祖,却皆是其一脉相承之龙种。

  他凝望远处,可见泥泞,山野,草木中的‘龙’,眸光之中泛着怀念。

  曾经被视为怪物的龙族怪胎,终以最为决绝的姿态,将整个龙族,都变成了怪胎.......

  “嗯?”

  某一刻,银龙似有所觉,一双带着苍老的眸子之中闪过一丝难抑的惊喜,与感叹:

  “真形,你果不欺吾......未来真有着变天者!

  太极,太极......”

  ......

  嗡~

  天音敕令传荡虚空,通达岁月长河之中,在一个又一个璀璨的时代碎片之中传荡着。

  绝大多数人兀自震惊天音之时,却浑然不知天地将会发生怎样的转变。

  轰!

  天妖的意志在发出敕令之后的一声长鸣之中,彻底被神庭所淹没,镇压。

  无数道目光凝望穹顶,星海,重重天宇,巍峨神庭而去,兀自不曾自天之敕令的震撼之中回过神来。

  却见得那重重天阙之上的神光上涌,直至神庭之上。

  万般霞光,无边道蕴之中,一略微有些缥缈不定的道人自虚而实,缓缓自神庭深处踏步而出。

  轰隆!

  伴随着安奇生踏步而出,神庭彻底从虚幻化为真实,星空之中震荡许久的雷海天劫,也彻底消失。

  唯耳畔,似还有着潺潺流水之声。

  “岁月长河......”

  安奇生凝望虚空,似见那岁月气息笼罩的伟岸长河,似能看到在那敕令传荡,时空波动之下踏步而来的身影。

  但出人意料的是,他的神色却没有什么凝重,叹息之中带着一抹未曾掩饰的淡淡笑意:

  “骗过你,真是不容易啊......”
为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