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110章 莲华(二十四)(1/2)
天道无所畏惧有声小说,在线收听!
  宛城之后至京师, 一路上再无更多险关,倒向贵胄出身的燕无纠的世家越来越多,甚至有军队刚进入一座城池, 下一座城池便争相来献的滑稽境况。

  这些衣锦佩玉的世家子们摆着恭敬惶恐的脸向燕无纠奉上忠诚, 实则暗自打量这位新君的气度容貌, 在肚子里评估着糊弄他的可能性,燕无纠一眼看过去就知道他们心里在打什么小九九, 但也没有戳破,还是笑呵呵地与他们共饮同宴。

  等他登基了, 第一个要收拾的就是这群尾大不掉的腐朽世家。

  楚鸣凤也总会恰到好处地现身在宴会上, 环佩琳琅,衣裙上慢慢开始出现金丝绣制的凤凰图样,端着大气端方的笑容,坦然自若地以女主人的身份劝酒共宴。

  赴宴的人都没有觉得哪里不对, 他们大笑着赞美上首的鸳鸯情深,容光美艳的郡主笑意吟吟地向英姿勃发的将军敬酒,金杯上方两双视线交错,锐利刀锋与沾毒短匕一触即分,各自微笑着饮下杯中浊酒。

  ——时局未定, 还不到撕破脸的时候。

  在滴水成冰的时节,从南疆出发的七万军队已经扩张到数十万, 旌旗招展,人嘶马鸣, 京师的大门已经在望, 所有人都抑制不住心口滚烫沸腾的热血。

  这可是问鼎天下的战役!

  他们要做的可是建立一个新的朝代!

  “敢教日月换新天啊……”跟随在大军之中的世家子们心头也泛起了一丝名为畏惧的情绪, 和他们私下里玩弄的那些阴诡招数不同, 这可是实打实的攻城略地, 用人命和鲜血堆砌起来的新王朝!

  “将军,河间还有小股余孽,人数约在七千上下,多是当地官府拉的农户……”

  随着燕无纠的势大,原本的“叛军”“燕孽”也掉了个称呼,被自然而然地扣到了楚魏的头上,没有人觉得这个称呼不对,喊起来顺口得很。

  燕无纠听得这个地名,神情有片刻的凝滞,随后恢复了若无其事“令赵毅领军五千,日夜兼程前去清理。”

  黑色的令签抛下去,被迅速拾走,燕无纠垂着眉眼坐在大案后,像一尊不会言语动弹的雕像,许久后,才沉沉叹息一声。

  河间,那应当是梵行出生长大的地方,可笑他竟然直到梵行死了,才从旁人口中知晓这个陪伴他数年的僧人到底是什么来历。

  佛门正宗的继承者,天下僧人的表率,净土禅宗佛子梵行。

  他什么都不知道,什么都不知道。

  是他太不可靠了吗?所以梵行什么都不愿意告诉他,他以为他们之间是互相可以倾心信任的关系,但到了最后,梵行用实际行动告诉他,他们不过是萍水相逢结伴而行的友人,说散就可以散了,甚至连一个理由都不必给。

  可是这个认知让他怎么都不愿意接受。

  他宁愿相信,是因为他势单力薄,年少无知,无权无势,所以梵行才什么都不告诉他。

  如果他还是钟鸣鼎食的燕家的小公子,出身贵胄,天然就是人上人,梵行会不会更愿意相信他一点?

  燕无纠知道这个假设是错误的,但如果不这么想,他内心的痛苦就要将他咬啮干净了——他要一个借口、一个理由,哪怕它听起来滑稽又可笑。

  他还要打进京师去,去问一个答案。

  ——是不是没有权势,就注定只能被欺凌?没有权势的人,就只能胆战心惊地活?

  因为燕家权势不够大,所以就算是小罪,也可以被判成满门抄斩;因为梵行势单力孤,所以他只能认下不属于他的罪过,活生生烧死在整个京师的人的面前。

  世上怎么能有这样没道理的道理?

  如果这道理是皇帝定的,那他就要告诉那皇帝这是错的;如果天下人都认这道理,那他就要告诉天下人这是错的;如果世道就是这样的,那他就要改一改这世道!

  ******

  雄浑号角响彻战场,燕无纠身先士卒驭马在前,右手长/枪的枪尖拖曳在地上,和碎石撞出一路细碎火星,如同三角楔子一般狠狠撞进了敌方战阵中,瞬间在黄土和黑甲中溅开了一大片瓢泼的艳红。

  几乎是顷刻之间,平静丰饶的京师之下就成了活生生的绞肉机,两方人马互相扎进对方的阵型中,粘稠的血肉在沙土上铺出暗红的绸缎,都城城门紧闭,偌大京师死寂一片不闻人声,唯有雷鸣般的厮杀声从城门外一路撞进城内。

  所有人都在心中战战兢兢地祈祷。

  燕无纠送出长/枪,枪尖如闪电般扎入一名小校胸口,去势不减,一连穿透了两人才刺穿地面。

  他跃马上前,顺势抽出枪,左右一甩,枪身舞出一个漂亮的花,这一招用枪使出来有些怪异的不伦不类,因为它本该是由棍打出来的,佛门功法,大道煌煌,透着壮阔悲悯的意气。

  坐在后方大帐中的楚鸣凤腰身挺得笔直,面色沉郁,这使他此生最大的一场豪赌,而她即将能获得世上最甘美的果实。

  ——只要除掉燕无纠。

  不知过了多久,天色阴沉沉地压下来,大雪如棉絮垂落,一视同仁地盖住滚烫的血和死不瞑目的眼,京师的大门在长久沉寂后缓缓开启,低沉喑哑的吱呀仿佛垂迈老朽的叹气,这座古老都城敞开了怀抱,迎接它的下一位主人。

  燕无纠抹去脸上已经凝固成冰的暗红陈血,枪上红缨被冻成硬邦邦的数绺冰冰凌,他提起□□,头盔下的神色变了又变,最终定格在一个空茫表情上。

  似喜非喜,似哭非哭。

  戍守城门的卫士们放下兵器趴伏在地上,燕无纠动了动嘴唇,抬手“宫城尚有卫士千余人,前锋军随我来!”

  震动天地的呼喝炸响,经历过一番大战的士卒们仍旧保持着旺盛的士气,自觉集结成队伍,跟随燕无纠如长龙涌入都城。

  马蹄踏过青石板路,雷鸣般的声响撼动城池,出乎意料,戍守宫城的数千卫士两手空
为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