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九百章 让爱天天住我家(两章合一)(1/2)
我全家都是穿来的有声小说,在线收听!
  陆家美好的一天,是从老夫人坐在梳妆台前,想起一二三四歌憋不住笑开始。

  陆丞相无奈地挥手,遣散伺候的丫鬟们,望着老妻,脸上也露出了笑。

  而宋家美好的一天,是从村里人奔走相告,几里外,见到来坊车辆开始。

  至此,家里连续几天就没断过客。

  钱佩英接待了一些夫人。

  夫人们按照各自夫君的官位,坐下说话。这里有以前就认识的,更多的是头回见面。

  钱佩英和李知府的夫人并肩坐在沙发上,两个人显得也更亲近。

  大郎的工作问题,宋家人回来就有听说,用宋福生两口子聊的私房话,大郎相当于去奉天法院工作了。这个人情要记在李知府的头上。

  任子笙的妻子,谢侯爷的庶女谢文慧也回来了。

  公爹生病,她不回老家,管任公信死活呢,她最膈应公爹,很瞧不起任家。

  小叔子们那阵闹闹吵吵被征兵,她不管不问。

  这回一听宋家人回老家了,她和夫君特意从京启程,带着厚重的礼物,美其名曰:回来看公爹。其实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。

  按任子笙的五品官位,谢文慧就坐在钱佩英的下手边。

  这个时候,谢文慧认亲了,不嫌弃她夫君和公爹是住在村里的人家,也不再嫌弃提村里这俩字难听。

  主动和钱佩英找话题聊的就是,一个村里出来的。宋大人科举那年,本就应该在京时串串门。

  话里话外暗示,以咱们两家的关系,要常走动。

  给人造成一种错觉,宋任两家很好。

  却不想钱佩英不接话,四两拨千斤遮掩过去。她直接借着这话对众位女客发出邀请,在座的各位都应该常走动。

  胡知县的夫人坐在最远的位置。

  今日来的夫人都是在奉天府城任职的诸位官夫人,那几位夫人的夫君,全是她夫君的上峰,她表现的谦虚谨慎。

  有时候,感觉也插不上话,只能腰板挺直、看起来很郑重认真坐在那里,望着钱佩英和李夫人笑。

  宋茯苓给老妈面子了。

  那些夫人们不是想见她吗?

  打扮一番,身后只带一位曾嬷嬷,和二丫姐并肩出现在客厅。

  夫人们立即站起身。

  这时候连同李夫人也满面笑容站了起来。

  唯有钱佩英坐在沙发上,摆手示意,坐,大家坐下说话就行。

  宋茯苓从胡县令的夫人身旁走过时,胡夫人微低头对宋茯苓礼貌的一点头,算作打招呼。

  谢文慧也一脸真诚笑容,眼神始终追随着宋茯苓的身影。

  直到宋茯苓坐下。

  茯苓温婉一笑,抬手:“坐。”

  诸位夫人,才像感谢似的点头坐下。

  有些事情,无论别人如何在心里感叹,它就是在不知不觉间变了。

  以上这话,是任子笙和胡知县的心里话。

  任子笙从京里来,知晓宋福生很得圣心,他已经不感慨宋福生一步两跳的越级仕途。

  只是站在宋家院落,很恍惚的想起第一次来这里,那一片破烂的房屋。

  那时,为讹诈一些稍贵的暖棚纸张,为多要几斤粮食,宋福生那阵脸都不要了,一笔笔算账,一斤也不放过。

  穷的啊,就怕和贵气人无处说理,答应给那些物什都不行,可见心里战战兢兢,非逼着让签字画押。

  再看如今。

  任子笙抬眼看向坐在宋家厅堂主位的宋福生。

  而胡知县比起任子笙的心里还要复杂。

  想起他以前因嫉妒不想上报宋福生治水患有功,不想让任家村再出头。

  想起那阵的宋兄之女,配他的嫡子都会被夫人、被世人挑剔。

  想起他和夫人猜到宋福生之女已被陆将军看上,至多被纳为贵妾就已天大福分。

  想起他和夫人知晓陆将军成为异性王爷后,又打算看热闹,或许,可能还会是贵妾,结果皇上指婚,满朝皆知。

  结果煜亲王途径奉天,想必途径路上的官员无人不知,煜亲王要去黄龙见岳父。可见,对此亲事的看重。

  一切的一切,胡知县觉得已然高攀不上曾经的子帧兄。

  今日他一到,见到宋福生就拱手叫子帧兄时,子帧兄表现和从前一样热情,看起来并没有忘记,曾经他这个童谣镇知县也帮过宋家、

  倒是奉天几位官员看他一眼。

  从任家村里走出去的任子笙也看他一眼。

  胡知县不是错觉。

  任子笙确实有看胡知县一眼。

  心想:你可够自来熟的。即使熟悉,今非昔比,这么多你的上峰在场,都要对宋知府恭敬说话。你当着上峰面前上来就一句子帧兄,也够没分寸的。难怪你守着地处位置那么好的大县童谣镇升不上去。

  这么看来,胡知县还不如他爹有水平。

  因为有他爹,宋任两家看起来挺好。连着他进宋家院落没有想象中那么尴尬。

  任子笙私下有问过爹,就是他爹的回答不能信。

  他爹的回答,妙方是用心啊,方方面面的给张罗。再者说,你爹我为人多实在呢,咱家和宋家属于识于微末。

  任公信觉得大儿子最大的缺点就是脸皮不够厚,而且总在不该要面子时瞎矫情。

  你看他三儿子就随他,在王爷手下干的有模有样。听说在驻地又升职了,再升就要和老大一个品级,就是没有媳妇回不来愁人。

  老任家门槛子,从前因为大儿荣耀无比,现在因为有老三,一文一武俩儿子,更被人高看一眼。

  ——

  二月初六,宋家大郎成亲日。

  大郎成亲,给他三叔富得流油。各方面的朋友,在不在奉天的都给送来祝福。

  黄龙那面手下官员特意算着时间,各府派大管事带礼物来了。

  奉天这面就更不用说了,国公府一出手,挡不住的贺礼流水一般送到眼前。

  陆家的所有姻亲、所有沾边亲属,几个姐姐的婆家全部随礼。

  奉天从上至下的官员,全部随礼。

  搞得宋福生又硬塞给大哥五百两,俩人都急了:“大哥,你听我说,我不能去和大嫂撕吧,就千里挑一,就是你给的。什么三叔给的,没那事儿。不要提。”

  大郎成亲这日,也将非要主动给宋家当大管事的任公信忙坏了,组织任家村人都换上体面的衣裳进城。

  咱老宋家没有那么多家丁,乡亲们给围处一条迎亲欢送队伍。

  从城里大郎的新房出发,绕城吹吹打打到魏家。

  大郎一身红彤彤的喜服高坐在马上,回头看了一眼太爷爷、祖母、爹娘、二叔、三叔。

  马老太一脸喜滋滋摆手:“去吧。”给媳妇接回来,咱家就会又多一口人,没多久,想必曾孙就出来了。

  谁娶媳妇,谁家高兴。

  除吹拉弹唱骑马迎亲的,接新娘子共三台轿子,头抬轿子自然是新娘子坐。

  
为您推荐